藤原氏是什么造就了日本平安时代藤原氏家族的

100

2. 王朝國家與「藤原氏」

遇,怎麼會有心情煉製如此多的傀儡,難道是從仙界帶下來的?又不太像的樣子,其中除了少數精品傀儡,其他的,都像是就地取材。這其中,分神級別的傀儡就有百具之多。其中幾個最厲害的傀儡的實力,更是遠勝一般的分神期修仙者,幾乎能與小渡劫期的存在相媲美了。除此以外,從洞玄到元嬰期的傀儡,更是數不勝數。大約有數萬之。

所以,王朝國家究竟是什麼?

王朝國家,是作爲10-12世紀,律令國家體制轉向中世國家體制的這一過渡時期的國家體制而由現代日本史學家提出的概念。這一時期,律令制下以個別人身支配爲載體的民衆支配和租稅管理逐漸衰落,以之爲載體的租庸調製被以土地爲單位的支配和租稅管理制度所替代。中央對地方的統治被大幅下放委任於國衙,使得他們在原則上可以管制一國內的所有土地和人民,同時以「官省符」(太政官或民部省的正式公文書)爲法律依據,進行免田、雜役免除,或是徵收臨時賦課,中央則以「一國平均役」(在朝廷認可下,以國爲單位徵收的臨時租稅和徭役)和「京庫納」(納入朝廷的貢物)爲基本財政收入。國司權力的擴大導致恣意加征變多,很容易導致官民之間的對立。爲了加以制約,緩解農民與國衙間矛盾,中央政府於11世紀中期頒定了「公田官物律法」,規定公田的基本賦課(見米)爲段別三斗(每一反田賦三斗米),另外規定了替代庸、調、雜役的代物賦課(准米,其中可包括絹、布、油等手工業品)。這是國家支配方式的轉換時期,不僅是地方,中央政權的組織運轉形式也發生了巨大轉變。顯而易見的,這種臨時收入對於公的意義上的財政而言是不穩定的,事實上,由於莊園的不斷壯大與發展,公的意義上的財政收入逐漸弱化,讓位於以莊園爲中心的私的收入關係。進而使得以太政官機構爲中心的律令國家逐漸弱化藤原氏,而代之以「家」爲中心的私的意義上的政權組織形式。以藤原北家爲嫡流的攝關家,就是在這樣一個時代背景下形成的。

平安時代初期,藤原冬嗣著手整備藤原氏族,先於弘仁十二年(821年)爲勉勵氏族子弟進學而設立勸學院,天長二年(825年),藤原冬嗣兼任施藥院使,將其官司化後寄奉食戶一千戶,用於救濟藤原氏內的困窮者。之後,勸學院作爲氏院,負責管轄與氏社、氏寺有關的訴訟、賦課、祭祀等事宜,形成了恆常化的體制。

承和三年(836年),藤氏公卿聯名上表仁明天皇,希求命國司對上納中央的貢物進行檢送。此時聯名之公卿,據《續日本後紀》載如下:

左大臣正二位藤原朝臣緒嗣、從二位行大納言兼皇太子傅藤原朝臣三守、正三位行中納言藤原朝臣吉野、中納言從三位藤原朝臣愛發、權中納言從三位兼行左兵衛督藤原朝臣良房、從四位下行勘解由長官藤原朝臣雄敏

這裡需要注意的是藤原雄敏,承和三年藤氏公卿位中納言以上者尚有他人藤原氏,爲何這裡會突然擠進來一個位階低很多的藤原雄敏?考察這些人各自出身,藤原緒嗣和藤原吉野是式家,藤原三守爲南家,藤原愛發和藤原良房爲北家,藤原雄敏爲京家,可見他是作爲京家的代表而列名於此,此上表是藤原四家的共同意見。

其後藤原良相執政時,繼續推進了藤原氏「氏機關」的構建,貞觀元年(859年)二月十一日,藤原良相奏請「以私第一區,建崇親院,安置藤原氏無居宅者。便隸施藥院。凡厥所須付物,令施藥院司掌之。又建延命院。院便隸勸學院,安置藤原氏有病患者」。值得注意的是,藤原氏所建立的這些「氏機關」,在律令官制上占據了十分奇特的位置,譬如勸學院,明面上是大學寮的附屬機關,但實際上卻屬氏族統管,「不被管寮家」,這種「氏機關」實際上與天皇的家政機關並無二致。但其屬僚似官而非官,其主要長官構成幾乎都是藤原氏,補任手續亦需要藤原氏的權力認證,可見此時,藤原四家還是處於一種「氏」的有機結合狀態。藤原氏以北家的藤氏長者爲軸,其餘三家長者爲輔,統轄著龐大的宗族。整個平安時期,藤原氏任大臣和立後時,都會向勸學院與施藥院,以及鹿島社、香取社寄進封戶。如藤原實資寄進封戶時所寫寄文中,明確有「承一門之餘慶」的文字,可見藤原氏在平安時期的「氏意識」。

然而,這種氏族內部的關係是十分脆弱的。藤原北家自藤原冬嗣爲其父內麻呂於興福寺南円堂舉辦的法華會開始,便逐漸依靠這種利用葬送和追善佛事的傳承,以氏寺氏社爲載體建立起了一種精神紐帶,這種紐帶甚至在各門流分散之後依然普遍存在。然而,其餘三家在傳承上完全落後於北家。例如祭祀南家家祖藤原武智麻呂的榮山寺,本來可以如同興福寺一般成爲南家氏寺。但南家家人有皈依興福寺的,有自建寺廟的,放棄興旺榮山寺的南家氏人不在少數。最終使得榮山寺陷於破敗。而在敘氏爵這一對家族影響頗大的政治行爲中,亦有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發生,長德四年(998年),藤原家敘氏爵,京家所敘之人爲藤原文利,然京家長者藤原輔遠受藏人內藏有興之子內藏文利所託,將敘爵時的姓暗中修改,結果讓內藏文利得了這個爵。這一系列事件從側面反映了南京式三家精神紐帶和家族感的缺失,始終無法形成一個生命力頑強的政治實體,只能在歷史長河之中被慢慢淹沒。

好在她另一邊挨著肖曉,整個用餐過程,韓多多和安樂一唱一和的在活躍著氣氛。林歌生除了偶爾和肖曉搭幾句話,其他時間一概默默吃菜或保持禮貌微笑。蘇日安和她狀態差不多,一餐吃下來,說的話十句不到。臨近用餐完畢,林歌生藉口去衛生間的間隙溜出了房間,準備去把帳結了。

3. 身內政治與官司請負制的形成

絕不可能倖免。「你擔心這些幹嘛?戰局如何,豈是我們這些低階修士可以左右,所謂天塌陷來有個高的先頂著,師弟你又何必自尋煩惱,只要做好手頭的工作就好。」儒生莞爾一笑,頗有見地的勸慰道。「可是……」青衣弟子張了張口,正要分辨什麼,臉上的擔憂卻突然變成了驚訝之色:「那……那是什麼?」只見遠方的天空之上,若隱。

我們在談論藤原氏的成功的時候,一個不可忽視的要素即是「身內政治」的形成。這是攝關政治賴以生存的基礎,也是學者、文人、能吏被排除於公卿階層之外的直接原因。所謂「身內」(ミウチ),即與天皇有著血緣和姻親關係的貴族,如親王、臣籍降下三代以內的源氏、以攝關爲首、與皇家有直接親屬關係的藤原北家。需要注意的是,攝關政治並不是攝關家的獨裁政治,而是這一系列以天皇爲中心的「身內」相互協調、依存爲基本的政治體系,換句話說,即是以天皇爲核心,皇族、皇親、貴族相聯合的政治形態,他們占據政治中樞,坐擁高位高官,形成了所謂的「身內政治」。這一體制形成的標誌,即是昌泰之變。以往一般認爲這只是藤原時平爲了獨占大位而故意陷害菅原道真的陰謀事件。但是現在看來,貶謫菅原道真是當時貴族層的共識,或者說,宇多天皇對菅原道真的拔擢,引起了整個「身內集團」的不滿。早在昌泰元年(898年),爲了反對菅原道真被授內覽,諸納言便拒絕參加外記政,逼得道真只得請出宇多天皇之命才得以平息。昌泰三年(900)二月,與道真有著姻戚關係的藤原忠平被迫辭任參議,同年十月,文章博士三善清行勸告道真辭任右大臣。可見菅原道真的迅速升遷招致了貴族層的集體反感,時平的陰謀,也正是獲得了這批貴族的廣泛支持。當時參議以上的公卿共十五人,七名藤原北家,七名爲源氏及皇親,可見當時的公卿,基本已被天皇的父系「身內」和母系「身內」所占領,而宇多天皇拔擢如菅原道真一般與皇統無緣的學者政治家,是對大多數公卿權威基礎的否定,故而遭到了強烈反抗。身內政治成立的結果,是堂上公卿大半都被藤原北家和諸源氏所獨占,其他氏姓很難再擠進上層公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