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梁殿在那个阴森恐怖的夜晚酒后和朋友打赌的

100

寫在前面的話——1381年,南京紫金山下矗立起了一座宏偉的磚石建築——無梁殿。轉眼間,630多年過去了,無梁殿幾經戰火,歷經滄桑,憑藉它一身堅固的石磚結構,得以保存至今。

位於靈谷寺院內的無梁殿,建於明朝洪武十四年,殿中供奉無量壽佛,因此被稱爲無量殿。又因爲整座建築全部用磚石壘砌、沒有木樑和木柱,故又稱無梁殿。據載,無梁殿曾祀立三大佛、二十四諸天像,並被用於藏經。

清咸豐年間,靈谷寺一帶是清軍江南大營,寺內建築大多毀於清軍與太平軍的戰火,僅這座磚結構的無梁殿倖存。1933年,國民政府在靈谷寺原址上興建國民革命軍陣亡將士公墓,無梁殿被改爲公墓祭堂。殿內四周牆壁上刻有33224名亡者姓名,是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亡者名錄碑刻。

對此,迷信者稱之爲:此處爲亡魂匯集之所,屬於中國幾大極陰之地,尋常肉體凡胎,夜晚絕對不敢輕易入內……

頭一回在深夜裡獨身進入無梁殿,是在一個秋天的晚上。當時,我在南京出差,住在距紫金山不遠的公司辦事處。晚上與幾個南京朋友小聚,衆人酒酣耳熱之際,南京的哥們談起鬼神作崇,害人性命時說:本地最陰森恐怖之處,當屬位於紫京金山腳下的無梁殿,至今無一人敢在夜晚獨身穿過。聽到這兒,幾兩「燒刀子」灌下肚的我,頓時豪情大發,昂然起立,大聲叫板,強烈要求今晚就到那個所謂最恐怖的地方,實地感受一下!一時間,舉桌噤聲。南京的衆哥們面面相覷,無人接話。然而,經不住我一再聒燥,大伙兒便在酒桌之上達成如下協議——1、朋友開車送我到無梁殿的後山門,丟下我之後,再將車子開到無梁殿的前山門。我聽到前山門傳來汽車喇叭聲後,便開始行動。2、我的行走路線如下:從後山門徑直穿過無梁殿—沿幾百米長的水汀甬道—走過高大的石牌坊—紅色的大墓門,最後到達車前。屆時,5張擺放在車頭上的百元人民幣就歸我所有。穿越無梁殿這一段路程,要在沒有路燈的黑暗中完成。聽聽,刺激吧?!3、如果我因膽怯無梁殿,半途而廢,無法穿越無梁殿,則要拿出相同的錢,供大伙兒當晚的宵夜費用。說干就干。仰脖喝掉杯中酒,我們一哨人便結帳出門,坐車出發了。車子沿一條法國梧桐密布的山道急駛,經過南京體育學院後,左轉繞過埋葬三國東吳大帝孫權的梅花嶺。再拐進一條山谷小路……幾十分鐘後,我已經站在了漆黑一片的無梁殿後山門。

(下圖中紅色標記,就是我所處的位置)車燈下,南京的幾個哥們壞笑著,拍拍我肩膀,丟下一句:在無梁殿前山門口等你。便呼嘯著將車開走了。眼瞅著吉普車兩道雪亮的大燈,由近及遠,如閃電般在密林間划過,消失了……

「……」江小茶頂著蔣圓圓怨念的目光,撲過去在她臉頰上啵了一口,「大美女,不生氣咯,我最愛你啦。」三人笑成一團,又開始候場鬥地主了。丁博,「江小茶,你沒事來什麼劇組,你不來他們就對戲,琢磨劇本,你一來就鬥地主,能不能尊重一下導演,我們投了兩個億。」

我試著將雙手舉起,放在眼前,卻任嘛也看不見。這時的我,才真切感受到了什麼叫「伸手不見五指」。

借著酒勁兒壯膽,我稍許緊張後便很快鎮定下來。憑著白天幾次進入無梁殿的經歷,我大致知道此大殿內的格局分布,大殿沿紫金山的山坡而建,坐北朝南。從正面的山門進入,要依次經過——公墓大門——牌坊——墓園——大殿,路程全長約千米。其中,無梁殿的長度爲米,殿內正中石碑上刻有「國民革命烈士之靈位」、《中華民國國歌》和《國父遺囑》。

殿內四壁上,刻有33224名陣亡將士名單。我進去後,將要摸著死人的名字,一步步在漆黑的夜裡慢慢前行,極其恐怖。由於我是從無梁殿的後山門進入大殿,因此行走的順序必須倒過來——迎面便是大殿內那堵高大的「國民革命烈士之靈位」石碑,我只能選擇從石碑左右兩側前行,在黑暗中摸著死人名單的牆壁往外走

從這把法杖的屬性就可以看出,玩家在50級之後不光是攻擊會得到更進一步的加強,攻擊的範圍和有效距離也增長了一倍,由原先的30碼變成了60碼。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30碼的距離已經達不到一些玩家的要求,一些強悍的玩家的攻擊有效距離,已經遠遠超出了30碼!系統自動經過平衡將攻擊範圍設定爲了60碼,否則一些普通的玩家就真的沒有辦法生存了。

我開始行動了。浸泡在黑暗中的我,向前直直伸出雙臂,努力睜大眼睛,卻任嘛也瞧不見。憑藉記憶朝幾十米開外的大殿慢慢移行,那架式活賽「夢遊症」患者……如同經歷了半個世紀的漫長時間,我的雙手終於觸摸到了涼涼的牆壁。

摸進無梁殿的大廳里,耳畔海濤般的山風立刻變小了。然而,一股股的穿堂風在空礦的大殿內盤旋,卻發出一種類似小孩子哭泣的嗚咽,令人毛骨悚然。此時,我想起了曾在《鳳凰台》看過的一部嚇人節目《毛骨悚然撞鬼經》。裡面的內容都是由普通人的親身經歷,改編而成的恐怖鬼故事。想到此,我的額頭開始滲出冷汗了。但我知道,只要摸索著走出這座恐怖的大殿,前面就是有路燈照射的山坡水汀路,一直走下去,便會到達車前。屆時,擺放在車頭上的那500元錢便歸我了。於是,我如同「睜眼瞎」一般,膽怯卻堅定地雙手摸牆,緩緩地往前挪動……

約摸走出了10多米的光景,我突然停住了。我是說,一個突如其來的意外,令我停了下來。這是因爲,我往前探出的左腳,落下去時竟然踩住了一個圓形的、很有質感的物件。我忙將左腳落地,站穩之後,再用右腳去探索那個物件。憑著腳尖傳來的信息,我感覺自已正踩在一條人的大腿上!我忙彎下腰,在黑暗中用手摸索那物件——先是摸到一隻皮鞋、繼爾,是人的小腿;再往上,我竟然摸到了一條光裸著、冰冷的人大腿……頓時,我頭皮發麻,狂呼亂喊、連滾帶爬跑出大殿,四肢發軟地癱坐在一棵雪松樹下。此時的我,肚中的酒早已變作了冷汗浸透全身,渾身哆嗦,大腦一片空白。

不知過了多久。隱約象是聽到遠處傳來幾聲汽車喇叭。又過了一會兒,兩道雪亮的燈光劃破夜色,朋友們的車子開上來了。在衆哥們的嘲笑中,我打開車門縱身竄將進去,不停聲地催促快開車。大伙兒哈哈笑著說:「咋樣,饒是你膽大包天,在這兒也得認栽!實話告訴你,在無梁殿這兒嚇破了膽的人,你不是第一個!」我坐在車裡,拭著滿臉冷汗無梁殿,結巴著述說剛才的可怕經歷。聞聽,衆哥們齊聲大罵我賭輸了還想耍賴。但在我一連串的發誓中,衆人也開始疑惑起來。於是,將車調個頭,用車前大燈照著無梁殿後山門,頓時眼前一片雪亮。倆個哥們先跳下車,然後隨手將我硬拖下來,架著胳膊,象是綁架一般,三個人一起走進無梁殿察看究竟。對此,這倆哥們說:要用鐵一般的事實,給酒後撒謊的我一記響亮耳光。結果,我萬分驚訝的發現:昏暗的燈光下,就在我踩到一個人光裸大腿的地方,現在卻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了……在衆人的逼問中,我捶胸頓足,指天發誓。並且,重又摸索著走了一回,演試著事情的全過程。對此,衆人將信將疑,嗟呀不已,連忙開車下山走了。

「楚將軍也保重!」趙吉又對楚潛道。「好,你也保重!」楚潛回應了趙吉,邁步向飛船走去。「蕊蘭,叫你的朋友也上飛船來坐坐。」這個時候卻聽站在船舷的女子這樣說道。「好!」楚蕊蘭答應了以後,立即又對趙吉道:「你要不要上去坐坐?」「好啊!」趙吉沒有拒絕,作爲三十年後可能再踏修行路的預備修士,他也想去見識一番赫赫有名的靈域修士。

寫在最後的話——首先,這是一件真實發生過的事情,有同行的南京朋友可爲此做證。由於我未能如約穿過無梁殿,當晚的宵夜費理所當然由我買單。驚嚇過度的我,酒桌之上自然醉的不醒人事。

其次,我在無梁殿大廳里踩到那條人的光裸大腿,也是千真萬確的。但至今不明白的是,如果說那是個活人,卻爲何三更半夜躺在那個冰冷地地方,被我踩著大腿時,還不吱聲?如果那是個死人,卻爲何後來又不見了蹤影?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可能是我的那些哥們裝神弄鬼。因爲他們將車開到山坡下的無梁殿正面山門,再穿過千米長的甬道和幾座建築物,跑進大殿內,至少需要30多分鐘時間。而那時的我,早已經踩著那條人腿了真是一個令人崩潰的夜晚。此處流下冷汗2公斤!

雖然雷凌明知道血東流奪舍姜雲的那道妖魂應該是已經被葉天石給驅散了,但是爲了自己的功勞,他並不準備將這個事實呈報上去。他依然要殺了姜雲,殺了金存耀,甚至於殺了這獄中獄內的所有人。等到那個時候,他會向道三宮的宮主匯報,血妖血東流掙脫了一層封印,奪舍了姜雲,差點脫困而出。

吃過這「一塹」的我,自然也就長了「一智」。我十分願意將此等「快樂」與其他的兄弟哥們兒分享,和他們打賭,從而吃到免費的宵夜。因此,我充分利用經常去南京出差的機會,幾年間累計帶領過好六七拔號稱膽大包天的朋友半夜來此,進行實地體驗。

什麼,你問結果如何?這還用問嗎,這些兄弟們自然也和我一樣,沒有一個人能夠獨身穿過無梁殿。更有甚者,有的人才跳下車,未等在黑暗中站穩腳跟,便瞬間心理奔潰,哭著喊著追上來,抓著車門苦苦求饒,認輸不玩啦。哈!朋友,如果你膽子足夠大、探險的興趣足夠高、腰包里的「銀子」足夠多那麼,不妨選擇一個風高月黑的夜晚前去一試。只不過,現在靈谷寺早開始收門票了,一到晚上無梁殿也關門落鎖,供遊人晚上來此地探險的難度大大增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