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棋牌


当前位置:首页 > 棋牌游戏 >

【大嘴棋牌】流放古代流放犯人都发配到哪儿啊

日期:11-27   阅读:100   分类:棋牌游戏

展开全部

流放地点,各朝代因时而异,一般是在势力范围之内就远就偏。只是上古时期的流放往往把流放者放逐出统治区域之外,并没有等差的区别,这也是上古的流放与后世流放的一个重要区别。虽然《舜典》也有:“五流各有所居之差,有三等之居,大罪四裔,次九州之外,次千里之外也。惟明克或允。”显然是把流放以流放地点的远近分为三个等级,但这只是一种理想状态,流刑真正的分级还要等到“流入五刑”成为正刑之后。

秦汉时期,流放之刑,还没有完全制度化,只是偶尔行用。流放地点的选择,也大致以偏荒之地或帝国新近征服的地方为主。大致说来,主要有以下三大区域:

一是今鄂西北的房陵(今房县)、上庸(今竹山)地区。秦灭赵国之后就把赵王流放到房陵;两汉时仍把这里作为囚禁有罪废黜的诸侯王的地点。这里地处崇山峻岭之间,交通闭塞,与世隔绝距离都城却又不太远;将被废黜的诸侯王安置在这里,既便于严密监视又可防止他们东山再起。

二是岭南地区,主要集中在合浦(郡治在今广西合浦市北)、日南(郡治在今越南中部顺化市北)、九真(郡治在今越南中部清化附近)。

三是西北边疆地区主要包括河西走廊、河套平原地区。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年),蒙恬“西北斥逐匈奴。自榆中并河以东,属之阴山,以为四十四县,城河上为塞。又使蒙恬渡河高阙、阴山、北假中,筑亭障以逐戎人。徙谪,实之初县”。(《史记·秦始皇本纪》)这里的“榆中”大致相当于现在的鄂尔多斯高原;“阴山”,即今大青山;“高阙、阴山”,均在今阴山山脉西段;“北假中”,大致相当于今河套平原。“汉承秦制”,继续对河套地区,河西走廊,青海东部以及新疆中部的大规模屯垦移民,在政治上具有重大意义。两汉时期谪戍流放的地点逐步扩大到河西五郡(金城、武威、张掖、酒泉、敦煌)流放,很多大臣获罪后其本人与家属都被流徙河西。阴山、河套地区在汉代属朔方刺史部;河西五郡属凉州,所以我们在文献中看到很多流徙朔方、凉州的记载。

其中,一、二两个地区都在南方古人所谓的“烟瘴之地”,开发比较晚,最早被用来作为惩罚犯人的场所。而西北的苦寒绝域,自从纳入版图以后随即便成为历代统治者理想的流放场所。

到了南北朝时期,流放制度完全形成。首先表现在流放正式列人五刑之一流放,还表现在对流放的执行、安置与管理措施等形成制度化。对于流放地点的选择上也逐渐开始制度化。

隋唐乃至宋代流放地点的选择多考虑到经济、政治、军事等方面的原因,流放地分南、北两地。惩罚或预防以及大多数的政治犯多流于南方边荒之地方。这一地区虽然多蛮荒而没有开发,但毕竟在国家的控制之下。而北方地区,自秦汉以来一直在游牧少数民族的控制之下,因此这一地区的流放多与少数民族的战争形势相关,政府往往将罪犯流于北方边地以实边戍边,北方这类带有军事意义的流放是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原因造成的。

元代的出军与流远不以里数,主要去所在素为“烟瘴”之地的湖广与北鄙的辽阳。罪犯一般是南人发北,北人发南。正如《元史·刑法志》中所说:“南人迁于辽阳迤北之地,北人迁于南方湖广之乡。”

明代军制施行卫所制度,军犯是明代的重要兵源,因此流放以充军为主。明代执行充军,用于实边,是把犯人发往军事设施———卫所,充军按照路途远近及地域把罪至充军者,强迫安置到各地卫所充当军户。

清代流放承袭明代,充军、流、发遣均为异地安置。流刑最轻,流刑之上为充军,最重为发遣,为降死一等的重刑。

清初,对于被判处军、流的罪犯,或送往八旗为奴;或由各县解交巡抚衙门,按照里数,酌量发至各处荒芜及濒海州县。但不久之后,各省犯人分拨就开始不均衡。为了纠正这种弊端,到了乾隆八年(1743年),刑部纂辑了《三流道里表》,在全国各省分拨流犯,以府为单位,从流犯所在的府开始,按照流放距离确定流放地点,将某省某府属流犯,应流2000里者发何省何府属安置,应流2500里者发何省何府属安置,应流3000里者发何省何府属安置,按计程途,限定地址,逐省逐府,分别开载。为了使判决的里程与执行相一致,要求误差不超过100里。例如,我们以清代的福建省为例,若罪犯在台湾府犯罪,并被处以流刑,流2000里时流至广东广州府(今广东省广州);流2500里时流至湖南长沙府(今湖南长沙);流3000里时流至湖南常德府(今湖南常德)。这些流放地点并不具有相互性,例如,台湾府的2000里流犯应流至广州府,但广州府2000里的流犯则并没有流到台湾府。

Copyright © 2019 大嘴棋牌 版权所有